春节随想

Inspiration 随感
2月 04, 2020 ~

今年因为武汉肺炎的原因,没有回家过年,又一次错失了和家人吃团圆饭的机会,但是有失也有得,我把春节期间自己的所见所想记录在这里,这些都是自己的收获。

峰哥家的团圆饭

算来这是第二次在峰哥家吃年饭,因为都是湖北人,饭菜都很合胃口。饭桌上峰哥和我讲了很多比较抽象的东西,还是向来的风格,哈哈。
一些道理我可以理解,但一些更深的东西,现阶段的我还无法真正有所体会,阅历不够,思想高度也达不到,也许可以通过多看书来慢慢补上吧。
总之,希望自己在技->术->通->道的路上越走越好吧。

和Jerry在公园漫步

今天看望了Kim姐和'小朱朱',小宝贝睡相很可爱,哈哈。吃完午饭就和Jerry还有Jerry老爸老妈在附近的公园转了好大一圈。一路上主要和Jerry聊了不少,以下是对聊天内容的记录和总结。

  • 城市规划和软件产品开发的联系
    不管是哪个城市,在建设发展中,不可避免地会经历规划、建设、改造、重建等过程,深圳这座发达又年轻的城市也不例外。就拿离我很近的大沙河水质治理为例,深圳到处都能看到对老旧楼宇、基础公共设施的翻新或者重建,城市管理者对城市规划的理解会随着时代变迁而变化,也许这个变迁只需要短短几年。而软件产品的开发也是一样,在最开始,没有人能够完全规划好所有的东西,只能在当前有限的时间、成本、开发人员能力的前提下,做到最好。而随着迭代的进行,客户需求的累计或变更,一定会暴露越来越多的问题,代码的维护性、扩展性、复用性、性能、安全等等,就像房子翻新和重建,我们也需要对代码做优化甚至重构。而这也一样需要考虑当前情况下的时间、成本以及开发人员能力,产品迭代本身就是个动态的过程,把握住一种动态平衡可能就是管理的一部分吧。

  • 对产品开发和客户需求悖论的思考
    首先闭门造车地开发产品肯定是无法经受时间和实践考验的,这个毋庸置疑。我们需要客户在需求输入端的不断input,但是在产品前期,往往客户并没有想清楚要什么,真正的痛点描述不够准确,而且客户需求转化成产品需求,再到技术需求,到最终实现,这个流程中,最后能产生什么程度的output,往往会和预期存在偏差。我想这个偏差也是一个管理者需要时刻关注的,对偏差进行分析,找到产生的原因,并且有优先级地进行调整,通过不断地迭代,产品才能逐渐迎合越来越多客户的需求,解决客户的问题。

  • 对ezCloud产品定位的理解
    我的理解是,产品内在价值,是通过软件服务,解决客户在会议室场景下会议室的控、管、维、用相关的问题,降低客户成本。然后基于内在价值,促进公司自研设备和代理设备的推广和销售。然而对于第二点,我以前的理解是,有了ezCloud软件上的支持,肯定会提高公司硬件产品的销售,但是就目前而言,其实ezCloud只是一个加分项而已,而且在整套解决方案中占比很少,是充分不必要条件。ezCloud在项目中的迭代打磨会让它越来越能符合更多客户的需求,但是这个本身不会直接增加硬件的销售。该如何破题,就需要设备库、分控、总控和其他自研硬件,在自检、联检、告警核心业务方向上,相互配合,一步步完善,能真正解决客户问题了。我们现在只能适配别人的设备,等客户多起来,通过我们和客户的推动,带动其他代理厂商对我们进行适配,这样ezCloud的影响力才能逐渐提升,价值也会逐渐体现。现阶段,ezCloud产品还在很初期的阶段,设备库、分控、总控也还有很多不足,我们自研硬件也还只是处在OEM的阶段,总之真的还任重道远。

  • 鲶鱼效应
    鲶鱼效应是指鲶鱼在搅动小鱼生存环境的同时,也激活了小鱼的求生能力。鲶鱼效应是采取一种手段或措施,刺激一些企业活跃起来投入到市场中积极参与竞争,从而激活市场中的同行业企业。而在一个团队中,通过小数主动的人行动上的正向刺激,潜移默化地带动其他相对被动的人,不管是对个人还是对团队,都能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。但是我存在一个疑问,对于相对被动的员工来说,那些积极主动员工的作为或者存在,是不是本身就是一种威胁或者说利益冲突,毕竟鲶鱼对于其他小鱼来说是捕食者和被捕食者的关系。我自己工作经历有限,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但如果一个团队真的出现这种情况,那肯定是有问题的。
    然后如果我是那条鲶鱼,该怎么做好呢?怎么能在他人不抵触的前提下,正向地影响更多的人呢?如何提升思维的柔度,是需要自己慢慢思考的东西。

饭桌上的畅谈

中午很有幸和Jerry和Jerry老爸老妈一起吃饭。Jerry老爸是个很健谈的人,既有北方人的豪爽,又有南方人的细致,给人第一印象是,一位知识渊博而又畅谈的老先生。Jerry妈妈给人印象就是知性,稳重,又平易近人,给人一种安全感,虽然言语不多,但让人觉得很亲切。Jerry的老爸老妈都很厉害,令人敬佩,不知道Jerry有这么优秀的爸妈,会不会觉得压力很大,哈哈。和Jerry老爸的聊天过程中,我觉得有两点我需要在这里记录一下,一个是如果有能力,帮人要帮到点上,小恩小惠没有什么用,雪中送炭才有意义。我想到的是,以我现在的能力,能够帮助他人帮到点上吗,然后长久以来,有哪些人为我雪中送过炭呢,需要我记住心里。第二点就是,人是很复杂的,看人需要看多面,而且要看多次,我觉得很有道理。

一点总结

在回家的路上,我想了一个很简单就能问出来的问题:Jerry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么多东西呢?我给自己的答案:希望我能有所回应,不管是技术上还是管理上(我觉得Jerry更关心的是我在管理方向的能力发展)。但我现在回应的还不够好,这段时间自己渐渐笃定的职业发展规划,在这个阶段是否是最优的选择?或者说,我该在技术和管理两方面找到平衡?然后Jerry对Cuzz问的三个问题:想要什么?想成为什么?如何达到?我想也是问给我的。这些也都是要自己琢磨的问题……


从小生活武汉,但一直以来对武汉印象都不太好,虽然家就在那,却总觉得对武汉没什么感情,这也许是我一直学不会武汉话的原因吧。今天听到Jerry老爸一口地道的武汉话,我的第一感觉却是无比的亲切和怀念。人真是种复杂的生物。

标签

Henry

大前端进阶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