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模仿游戏看新冠肺炎随想

Inspiration 随感
3月 03, 2020 ~

今天重新温故了电影《模仿游戏》,讲的是Turing(图灵)研发机器破解德国密码系统“英格玛”的故事。

其中有一段,项目负责人Alexander冲进去质问Turing,“你可以用你的能力帮助加快密码破译,却在那摆弄那没用的机器。”

不禁联想到研究新冠肺炎的生物狗们,时常也会面对公众这样的质疑吧?抗击肺炎不仅是抗战一线的医生护士,还有幕后的生物学家、病毒学家们,如果没有他们,绝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病毒的传染和治愈,但这需要时间和以及理解。

与新冠肺炎的抗争还没有到解除的那刻。现实中,医生和病毒在死磕,虚拟世界中,持不同观点的网友也在死磕,情绪容易走向极端。今天又一个不小心得知饭圈的大地震,姑且称为”肖战AO3事件“,简单来说就是某人在AO3上发表了一篇关于肖战的创作,但肖粉不乐意了群起攻之,举报AO3被墙的闹剧。

网络并不能改变人性,它只是提供某种前所未有的可能性,把人性潜在的某种因素激发出来。- 埃瑟·戴森(Esther Dyson)

或许年轻一代不认识埃瑟·戴森,对于我们老一辈IT人来说,她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,曾经被誉为“PC领域最有影响力的英雌”、“网络空间第一夫人”,连比尔盖茨、乔布斯、凯文凯利都是她的忠实读者。

其实这也不能全怪饭友不理性,现在基于大数据推荐类的应用越来越多,比如抖音、头条等,都尽可能把他们的用户困在“信息茧”之中,不断推荐你喜欢的内容,类似之前博文里提到的“奶嘴战略”。随着用户在“信息茧”中沉迷时间的增长,情绪会越来越极端,并且这种情况很难自行好转,反而会愈演愈烈。这个时候,只能依靠用户主动打破“信息茧”,多去关注自己视野以外的信息,多一种视角就多一分智慧。

“人,喜欢把海阔天高的世界用小刀零切碎割,画出自己的领域,并在其中画地为牢。只是固守着立足之地,任何时候也不越雷池一步。”  - 夏目漱石《我是猫》

标签

Jerry

大道至简,行者无疆。